主持人:這位八十多歲的太婆是江漢區革新巷居民,她的兒子肖紅兵於5月27號中午被當地拆遷辦僱用的流氓打成重傷,原因就是肖紅兵認為動遷補償過低,拒絕接受。5月27日晚躺在病床上的肖紅兵在醫院向本臺記者講述了事件經過。

肖紅兵:他這個拆遷,這一個補償價格,完全脫離了市場的房的價格,給我們的錢我們連二手房都買不起,因為我們不願意接受他低價收購的條件,所以說他們就採取了暴力逼遷的手段。就是從昨天的12點鐘吧,一群不明真相的人,就是我們不認識的人,其中有兩個,戴著代辦拆遷公司的牌子,在我們家門口,他說,我們談一下,我說我沒有甚麼談的,結果就是有七八個人,蜂擁而上,把我拳打腳踢,一直打昏在地。經醫生診斷的結果就是,鼻樑打成了骨折,眼睛出血,大腦受到嚴重的震盪,腰部被,腰部也受了傷,腰部被鐵棍子捍了一下,現在在床上睡著不能動。

主持人:在武漢城區的大拆大建工程中,涉及黑社會的暴力拆遷屢見不鮮,花樓街的上千戶居民飽受其害,理所當然的要向當地派出所求助了。

花樓街居民:「兩個要求,不允許黑社會到花樓街來。如果到花樓街來,我們必須反擊過去,爭鋒相對的跟他搞,出了人命案,一切由派出所負責任,市政府負責任。因為這不是一次兩次,無數次,搞得日夜不得安寧,都是年輕小夥子,吸毒的各種各樣的人物都有,深更半夜的,把這幫的砸了都有,哪有這個拆法的?這是暴力拆遷!」

主持人:公安,應該是維護公共安全的執法者,是社會正義的維護者,然而在花樓街拆遷的過程中,他們卻始終扮演著不光彩的角色。執法不嚴,顛倒黑白,讓百姓們憤怒而又無奈。

毛女士:我告訴你,威脅,每天到你家威脅,強迫呀再就是騷擾你哪,甚至還打人呢,反正他是甚麼手段他都可以用。你要報警的話,110好長時間才來,來了之後他再去查,查了之後就沒有音訊了。哪怕你把證人抓去了,他說你沒有證據,那不承認的。他們就是這樣的,他們來了兩次騷擾我們家,我母親看到那個情景蠻嚇人的,都心臟病突發,他又第二次跑過來搞,27號發生的事晚上,29號我就給人盯上了,盯上我就打110,他要跑呀,我就不讓他跑,就把他的皮帶抓了一下。後來來了十幾個人哪,小夥子,把我的手搬開,再來了四個人男青年把我架到50米遠架到他們辦公室裡面丟在地上。後來110來了,姓黃的所長,帶了到派出所做了筆錄,他後來結果就是我是個女的,不該動手抓男人的皮帶,我侵犯了他的人權,如果那個皮帶抓斷了,褲子抓垮了我還付法律責任!我說那流氓,幾十人把我搞的抬到那裏去綁架了那算甚麼,他說我的過錯大,他的行為小,還不夠那個刑事案犯罪案,就是這樣你說怎麼辦。

喻:你政府對這樣的人,我們打了電話,報了警,30分鐘,半個小時,甚至超過半個小時才來,一般的出警是5分鐘到10分鐘或者15分鐘,最長一刻鐘吧,花樓街到派出所這個地方,報警的話,不需要蠻長的時間,但是就花了30分鐘,再有來了完了, 花樓街調查的110就隨便問一下就完了,又不立案。這個裡面哪,我跟區長李海燕說,我說這個逼遷全部是你用錢買通了,我知道我跟混混和那些人沒有甚麼矛盾,主要是你政府,你不給錢他,他不會動老百姓的。

程:地方職能部門,完全忽視了國法,包括區政府,包括區公安局,都是這個黑勢力的,為他們保駕護航,

其他推薦:

2009新唐人電視台全球系列大賽、中國舞、聲樂、小提琴、漢服、中國菜、鋼琴、武術、油畫、攝影

Divine Performing Arts 2009 World Tour

蘭州城管施暴引民怨 千人反擊回打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siafei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