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退」是指退出中國共產黨(退黨)、退出共青團(退團)、退出少先隊(退隊)及退出共產黨一切組織。「三退」大潮在中國方興未艾,據大紀元統計,中國大陸目前(2012-06)已有1.17億人退出中國共產黨。自《大紀元時報》系列評論文章,《九評共產黨》,簡稱《九評》,於2004年11月開始在《大紀元時報》上連載,發表不久立刻在國際社會引起強烈反響,很快就被翻譯成英、日、德、法、韓、俄、西班牙、越南、義大利等多種語言。現已集結成書在海外出版,並有一套《九評共產黨》紀錄片,透過網路及其他途徑傳播。其形成自六四事件鎮壓以來最大的退黨熱潮。

文:【大紀元首發歐洲十日遊 北京人:不用說了 幫我直接退黨

.影片來源:新唐人電視 NTDTV.com

進入旅遊旺季,來歐洲的大陸旅遊團越來越多。一位北京遊客稱,幫我直接退黨吧。(大紀元)

進入旅遊旺季,來歐洲的大陸旅遊團越來越多。在歐洲退黨服務中心真相點上,很多遊客主動索取真相資料,有人點名要《九評共產黨》。一位北京遊客稱,看了一路大紀元後後,不用講了,幫我直接退吧。有說,共產黨太邪 還是退了踏實;也有遊客表示,自從退了黨,我就沒遇到過災難。

北京遊客:不用講了,幫我直接退了吧

歐洲退黨服務中心真相點上,一位男中年遊客,手裡拿著一份大紀元特刊對義工說:「我看了一路大紀元的報紙了,好看!您就不用給我講為甚麼要退黨了,我清楚,幫我直接退了吧。」

這位遊客告訴義工,他參加的是「十日游」,今天是最後一天,明天就回去了。回國之前,他要辦兩件事:一個是黨退了,二個是多蒐集些資料帶回去。義工誇他這兩件事辦得漂亮,取捨正確,非常明智。該捨棄的捨了,該得的得到了。

他說首先感謝法輪功的無私奉獻。這趟出來,他從一下飛機,在機場裡就開始有人勸他退黨。當時他沒明白是甚麼意思,甚至有些反感,好容易出來一趟,想輕輕鬆鬆地遊山玩水,現在又有人提入黨退黨的,煩!

後來在景點,見人家都拿法輪功免費送的資料,他也開始拿。翻了翻,發現裡面還真有看頭。後來的幾天,白天隨團在外面逛,晚上回來一頭紮在旅館裡看白天拿到的資料,有時能看到後半夜。

他說,是《九評》那本小冊子,讓他看明白了,如獲至寶,所以他又多要了幾本準備帶回去送給朋友。他肯定,朋友會像他一樣喜歡這本書。「為甚麼?」「我們經常爭執、抬槓說不清的好些事,在這裡頭都說清楚了,讓人心服口服,估計共產黨是沒有回嘴的份了。怪不得導遊說不許接《九評》,上邊害怕呀,共產黨撒了幾十年的謊,怎麼交代啊?這回把老底徹底捅穿了,能不玩命地封堵嗎?其實也封不住,我們就在導遊眼皮底下接的資料,有時候,見導遊也要一份,自己跑一邊看去了,」他最後說。

哈爾濱遊客:共產黨太邪 還是退了踏實

歐洲一個退黨服務中心真相點上,一對大陸來的年輕人在看展版。見義工走過來,小伙子指著展板上酷刑演示圖問: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義工說,這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施用的各種酷刑。小伙子說:「現在不光對法輪功這樣,甚麼人都整,動不動就用刑。」一旁的姑娘說:「太缺德了,現在越來越離譜!」小伙子說:「欺負人家煉法輪功的欺負慣了唄,罵順口了,打順手了。」

義工說,活摘器官聽說過嗎?小伙子說:「告訴您,買賣器官早不是甚麼秘密了,誰都知道監獄發死囚的財。」義工說,如果全國一年只有一萬個死刑犯,而器官移植手術有好幾萬例,這多出來的移植用的器官從哪來的?小伙子說:「那就不知道了。」義工說,是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得來的。小伙子想了想說:「 這我信!共產黨甚麼邪事都能幹出來。柬埔寨紅色高棉吃活人腦,活鑽人腦,網上有照片,據說是跟老毛學的。那個波爾布特是老毛的好學生,三年裡害死一百多萬人,平均五個裡死一個,老毛還遺憾自己沒在中國搞成這個革命。現在,朝鮮餓得人吃人,金三世肥得像口豬,這都是共產黨國家出的邪事。」

小伙子說:「您說活摘器官,連麻藥都不打。那肯定是為了保器官質量,提高經濟效益。噢,怪不多那麼多港澳、外國有錢人來做器官移植,不是中國的技術好,是中國有原材料,有好零部件。」

那姑娘說:「給熊抽膽汁,就夠殘忍的了,別說活摘人的器官,這絕不是一般的圖財害命!」

他們是一對朋友,來自哈爾濱。義工說,你們一定是翻牆上網,要不不會知道這麼多真相。他說那是肯定的,他的「哥們」也都翻牆。提到退黨,倆人說都沒入過黨。小伙子說,我們早超齡了,早不是隊員、團員了。義工講了為甚麼要登記做「三退」聲明,否則不平安。姑娘說:「共產黨太邪了,還是退了踏實!」倆人點頭同意退,道了謝後離開了。

黑龍江遊客:自從退了黨(退出共產黨),我就沒遇到過災難

6月21日夏至那天,巴黎拉法耶特購物中心前人來人往。一名中年男子像其他遊客一樣,從義工郭大姐手中拿走一份報紙。跟其他遊客不同的是,這名男子拿報紙的時候,笑瞇瞇地看著郭大姐。見到他這種態度,郭大姐就上前找他說話。

郭大姐問:「先生,報紙可以拿回酒店慢慢看,我們聊聊?」誰知對方的回答讓郭大姐沒想到,他說:「我退黨了。」郭大姐趕緊問:「你怎麼退黨的?」。他回答說:「咱師父給咱退的。」聽到這句話,郭大姐內心很激動,以為他是一名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,「你是?……」

他笑著說:「我不是法輪功,我挺同情法輪功的。」郭大姐聽此言,就又問了問他的情況。他爽快地自我介紹說,他是黑龍江人,曾經是黨員,幾年前就在家鄉辦理了三退。這次是專門出來旅遊,放鬆放鬆。

郭大姐再問:「你退黨了以後有甚麼感受,生活有變化嗎?」他說:「我就是辦事很順利,我再沒遇到災難了。」

這時導遊招呼他們上車,他高興地對郭大姐說:「自從退黨了,我就沒遇到過災難,而且我想做甚麼就能做成甚麼,很順利,很順利!」

    asiafei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